快捷搜索:

伦敦之外的人恐怕就看不懂了

  而英国其他地方的人大多说yes、aye和ar。比如,美国人爱用的yeah,还有些源自英国的方言也漂洋过海去了其他国家。都源自英国的地方方言。澳大利亚人最爱说的fair dinkum(真的)、cobber(伙伴)、no w orries(别担心)等,也是英国肯特郡、索立郡和伦敦南部的方言,

  在约克郡南部的Barnsley区,人们还会用莎士比亚爱用的thee和thou来表示you,而且那里还有一些复杂的、不成文的用词规则。比如tha在表示“你”时,只能用于那些熟悉的人,相当于法语的tu。thee是你的宾格,所以,当地的年轻人在说“你闭嘴,否则我揍你”时,会说“Tha’shu rrup or Ah’ll thum p thee.(You shu t u p o r I’ll punch you.)”。至于反身代词you rself和m yself则分别是thissen和m issen,这些词至今仍在使用,不过只限于特定的场合。比如,父母对儿女可以用,但是儿女对父母或者长辈则不能用;小孩子之间可以用,青少年则只能用于自己的同性朋友。

  当然,即使是萧伯纳也不能在书中过多地使用这种语言,几页过后,他又重新写回大家都看得懂的英语了。作者在书中解释道:“我很抱歉不能再用卖花女的方言写下去了,因为如果没有特殊说明,伦敦之外的人恐怕就看不懂了。”

  无论是英国,还是美国,系统地研究方言其实都是近期的事情。所以,人们很难知道在能够记录下各种方言之前,有多少方言已经在时间的洪流中销声匿迹了。恐怕很多人都想不到,第一批想要记录方言的人中居然有后来通过写《魔戒三部曲》出名的托尔金(J.R.R.To lkien)。当时,托尔金在利兹大学任教,他认为应该在英国各种方言词语消失之前广泛而系统地记录它们。

  有时,一些意义模糊的方言流传到了国外,竟出人意料地大受欢迎。比如美语中有一个表示偷看的动词,即peek,最早源自英国。该词最早只限在东英吉利(East-Ang lia)三个孤立的小岛上使用,后来这儿的居民大多移民到了美国,同时也带去了p eek这个词。同样,表示线轴的单词spool,最早也只限于英国中部两个小地方的人使用。

  有些方言仅限于个别与外界隔绝的地区使用,在约克郡的Craven地区,即使已进入20世纪很久了,那儿的牧羊人仍然用凯尔特语中的数字来数羊。凯尔特语在罗马人征服这个小岛前就已经存在了。直到今日,那里的人们还会用和中世纪英语差别甚小的语言,比如约克郡人说“你去哪儿了?”时会用“W eeah ta bahn?(W here are you going?)”来表示。

  不过,这项工作还没开始,托尔金就离开利兹去了牛津,还好,这项繁杂的工作由哈罗德·奥顿(Haro ld Orton)传承了下来。当时,调查员被分派到313个乡村地区,对当地的老年人、不识字者还有本村人进行访谈。之所以锁定这些人,是因为他们的口音没有因为离开家乡而改变。访谈的内容涉及每日生活必须用到的常用词。这项工作从1948年持续到1961年,最终集结成《英国语言图鉴》(The Linguistic A tlas of Eng land)并出版。

  在牛津郡的一个菱形岛屿,人们说“喝饮料”时不用drink,而用sup。北部地区的人们常常将“喝”说成su p,而南部的牛津郡从不用其他北部方言,单单只用sup,这其中的原因没有人能说得清。

  你如果尽了当母亲的责任,那么你的孩子就不会无礼到把那个可怜的小女孩的花弄坏了,之后又不付钱就跑了。

  与贵族口音相对应的一种方言叫伦敦土话(cockney),这是伦敦工人阶层习惯用的口音。萧伯纳在《卖花女》一书中惟妙惟肖地记载了这种口音:

  还有一个令人不解的谜团,即“21”的说法,一会儿是tw enty-one,一会儿是one-and-tw enty。伦敦人说tw enty-one,但如果你往北走50公里,“21”就变成了one-and-tw enty。再往北一直到苏格兰,那里的人们会交替说one-and-tw enty和tw enty-one,几乎每50公里就会变一下。在林肯郡的波士顿,一个人如果21岁,那么“21”是tw enty-one,但是如果说自己有21颗弹珠,那么“21”则成了one-and-tw enty。而在30公里外的洛斯,以上对“21”的两种说法则正好相反。

  奥顿的研究记录了数量惊人的非常规用法。其中提到,3个相隔不到9公里的英国村庄,在说ou ter garm ent(外衣)这个词时就很不一样,它们分别说成:g reatcoat、topcoat和overcoat。在英国北部地区,top coat似乎很通用,但是在什罗普郡(Shropshire)的一个小岛上,居民却称外衣为overcoat。

  《布莱森英语简史》不仅是一本另类的英语学习读物,它更是一部欧洲文化发展史和一部信息丰富的英语百科全书,当然你也可以把它当作一本英式经典笑话大合集来阅读。总之,阅读《布莱森英语简史》,掌握另类英语学习法,线亿英语学习者中脱颖而出。

  在英国较为突出的一点是,方言与英国人的社会阶层和地位有关。萧伯纳曾写道:“只要一个英国人开口说话,就会引起另一个英国人的轻蔑。”英国最上层的口音被称为fraffly,这个词来自贵族们对于frightfu lly这个词的发音。比如,不知疲倦的劳德说:“你们能来,我们真是荣幸之至。”这句话贵族们说出来是这样的:“W eh sue fraffly g led yorkered calm.(W e’re so frightfu lly g lad you cou ld com e.)”。这种发音的基本特征就是话说出来却不用动嘴皮子(查尔斯王子在这方面绝对有才华)。再举几个例子:

  闻名世界的文化观察大师比尔·布莱森扒完《万物简史》再揭英语老底。在《布莱森英语简史》一书中,比尔·布莱森摇身一变,化身语言历史学家,谈古道今、旁征博引,对世界上头一个成功的营销案例——英语——空前大起底。

  全球有近10亿人使用英语或学习英语,每天我们都在努力学英语,说英语,但有多少人真的了解英语?历史上的首句英语说了什么?英语为什么有那么多没有道理的规则,为什么“四”是four,“四十”就不是fourty?同样说英语的英国人和美国人,为什么也会鸡同鸭讲?这一切,《布莱森英语简史》都可以回答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